2012年10月24日 星期三

關於地下社會─龍泉里民的心聲

眼看地下社會收到了兩張罰單,讓我們來回顧一下兩個月前地社歇業期間,一位龍泉里民致信自救會的心聲和提出的疑問。

兩個月過去了,現在看起來何其諷刺。10/26上午0900,地社於台北市市議會前發起了陳情抗議,希望關心地社和師大地區的朋友都能踴躍參加。

活動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86950844668739/?fref=ts

--
我是龍泉里里民,在泰順街住了二十年。
從自救會在痞客邦的文章中得知這個e-mail,聽其他里民知道您是位正直的長輩,所以決定寫信將一些想法和意見想表達給您,希望能得到您的回覆。

我想請問的是關於"地下社會" live house (展演空間) 的問題。

日前地下社會已經在非常 peace的狀況下歇業了,我個人感到非常惋惜也非常不明白

一個在師大路上開了16年的老店,過去多年來消防安檢都有通過,大概在去年為了配合法規重新做了扇門,
今年卻在師大商圈風波中一起被掃到,還被不了解獨立音樂文化的某些長輩冠上地下社會是個只會"瞎喝"的場所、是個飲酒店業、不被居民歡迎。

師大三里里民自救會在痞客邦發表的文章"Live House, 只是地點不對" 中,提到聽完音樂離開地下室有人大聲喧鬧弄得居民"一家老小食不下嚥,睡不安寢"

我的父母親在龍泉里住三十年左右了,幾乎無聽聞關於地下社會的負面傳言,認識在地下社會旁的店家,平時也會去地下社會樓上打理頭髮及影印文件,問過附近店家都表示地下社會的音樂不會傳到樓上,大家也都清楚去那裡聽音樂的人,和去金山南路上泡夜店打架喝酒的人是完全不同的。(他們甚至還會熱情地告訴我: 以前五月天在地下社會表演過,還去夜市吃宵夜)

何時地下社會變得如此惡名昭彰?先前 自救會會長在媒體面前的某些發言讓我覺得有點持偏見地醜化地下社會的形象。
一個被居民討厭的店家,要趕早就趕走了,還會讓它開了16年嗎?

我為此寫了封信去自救會表達我的疑問,希望能得到附近居民抗議地下社會的切確證據,自救會卻完全沒有回應。
所以今天寫信給您,希望能得到合理的解釋。

因為個人從國中開始接觸獨立音樂,發現家附近就有一家樂團界知名,並且具有標的性的live house後,為此感到非常開心。
過去就讀古亭國小、金華國中時,也結交到不少喜愛獨立音樂的朋友,
當時都希望自己一滿十八歲就可以相約去地下社會看場表演。(當然,我們後來都去那裡看了我們喜歡的樂團演出)
而家長知道自己的孩子就在家附近聽音樂,至少比去台北小巨蛋或南港展覽館看演唱會往返家裡的安全問題來得安心。

自救會在痞客邦發表的文章"Live House, 只是地點不對" 中,提到"且問Live House供應的,可是當地居民之所需嗎?"
個人覺得,下班下課後,家附近有一個可以享受音樂紓壓的環境,是再好不過。
而地下社會就是這樣的地方。
搖滾樂在社會上接受度漸漸增加,大家對玩樂團的人也不再停留在吸毒等負面印象,我想五月天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我母親是位退休小學老師,和我一同去地下社會的同學們不乏住溫州街 泰順街 師大路教授老師的孩子,有的彈鋼琴、彈吉他、組樂團,我們看著地下社會成長,無不希望一成年可以走下地下社會的階梯,欣賞一場表演,甚至希望有一天能站上那個小小的舞台!
我們下去也沒有飲酒,單純地享受音樂帶給聽覺的快樂。

我們需要這樣的展演空間,我們以居住在師大附近有便利的、對樂團具重要意義、一個標的性的空間為榮。

這是我們一群十多位同年齡在師大生長的年輕人的心聲。

其實,在羅斯福師大路口、師大三里內,也存在著兩家經營多年的老牌live house,是屬於西洋老歌及爵士樂性質的高水準樂團演出,店家提供酒精飲料、營業至凌晨兩三點,在師大教授中頗富盛名,也是小說改編電視劇 白色巨塔取景之一。
和地下社會一樣,都是外地人或內行人來台北必去的一個非主流景點,一個讓台北更有魅力的展演空間之一。

同樣都是安分低調的live house,為什麼這次掃蕩只針對地下社會讓我非常不解。

台大公館有女巫店、海邊的卡夫卡、河岸留言、THE WALL、PIPE,這麼多供樂團和歌手演出的展演空間,師大卻無法容得下一間地下社會

地下社會不是pub 不是夜店。

在師大路39巷 小哲食堂 地下室新開幕的"防空洞" live house,居民都很清楚,小哲食堂本身的吵鬧程度再加上樂迷深夜在住宅樓下排回不去,是讓附近住民非常況擾的店家。我並不支持"防空洞"live house 。

個人會如此挺地下社會,是有合理因素。
其存在在師大路上低調安分度過16年,位於商業區,甚至大部分長輩居民甚至不知道有這麼一家店存在。

但是不能因為不了解,而不去尊重獨立音樂文化。

地下社會的離開,是因為無法負荷政府酒牌重稅,和居民生活品質並無牽扯。

而造成師大小公園髒亂的元兇,也不是前往地下社會樂迷所做。現在地下社會停業了,師大小公園一到假日依然滿地垃圾、飲料瓶罐和塑膠袋。

已有傳聞檢舉地下社會並非居民所為,而是自救會中有心人士所提出,不過以上純屬懷疑,毫無證據。
網路上也出現不少師大居 民表示,地下社會並不令居民反感,現在被有點獨斷獨武的方式抹殺掉,是非常可惜的。
有人因地下社會事件後,自發製作資訊蒐集討論網站,注意到自救會劉會長本身只在師大社區居住兩三年而已,對師大周邊及文化不甚了解,對媒體發言及痞客邦上的文章有失公正及客觀,似是私人宣洩之文。
真心希望長輩能夠了解地下社會是一個怎麼樣的展演空間,而非在不清楚的狀況或秉持刻板印象下斷定其為飲酒店業或品行不良之人出入場合。

兩個星期前,我參加了文化部所舉辦的國是論壇(網路上皆可找到當日錄影及新聞),龍應台龍部長表示,她曾和她的兩位孩子一同去師大路上的地下社會看過幾次表演,她明白live house文化對一個城市的重要性,調閱了英國倫敦、美國紐約等live house重鎮的相關法律條文規範,和同仁正在著手擬定完善的live house法規。

身為師大三里里民,衷心希望事情往好的方向發展。

文章稍長,若有冒犯之處還請見諒,非常感謝您撥空耐心閱讀
期待您的回信

師大龍泉里居民 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